广州起义
1927年12月11日,广州起义爆发。起义军首次公开打出“工农红军”的旗号并在广州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城市苏维埃政权,进行了具有开创意义的伟大尝试。这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之后,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人民革命战争,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又一次英勇反击。
 

  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三大起义,是在中共中央战略决策下的一个整体,也可以说,广州起义是南昌起义的延续。南昌起义后,起义军南下,意图在广东重建革命根据地后再度北伐,重振革命。为响应南昌起义军,党中央指示广东省委开始进行各地农民起义计划并准备广州起义。广东省委在8月20日就制定了广州起义计划,只因南昌起义军在潮汕受阻战败而未能实现。

  此后,广东省委一直寻找着广州起义的合适时机,直到1927年11月中旬,粤桂战争爆发。正值国民党军阀混战,广州城内兵力空虚,此时不动,起义还要更待何时?!

  12月11日,在张太雷、叶挺、叶剑英、周文雍等共产党人的领导下,广州起义爆发。广州起义公开打出了“工农红军”的旗号,开创了城乡配合、工农兵联合举行武装起义的先例,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起义军占领了整个城市,建立了广州苏维埃政府,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在大城市建立苏维埃政权,被誉为“东方巴黎公社”。

  广州起义是对国民党叛变革命、实行大屠杀的英勇反击,是挽救中国革命的伟大壮举,在中国革命的道路探索过程中具有重要的意义。起义军经过3天激战,终因寡不敌众失败,但工农红军无比英勇的战斗精神给了中国人民新的鼓舞,参加起义的许多领导人和保留下来的武装力量继续为中国革命事业而顽强战斗,成为人民解放军的组成部分。

工农运动轰轰烈烈 广东革命基础深厚

  广东是国内最早建立中共党组织的六个地区之一。早在1921年春,广州就成立了共产主义小组;1923年4月,中共中央从上海迁驻广州,并在广州召开了党的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国共两党合作进行反帝反封建革命运动,广东成为中国大革命的策源地,工农运动随之风起云涌。震惊中外的省港大罢工,坚持16个月之久,是中国工运史上空前的、国际工运史上罕见的一场政治大罢工。彭湃等人领导的海陆丰农民运动,成为中国农民运动的先声,海丰县成立的农民协会,会员达十万人之多。

  共产党人参加的两次东征,促进了广东革命根据地的巩固统一,在从广东启程的北伐战争中,共产党人也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广东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斗争,探索革命道路的核心区域之一,这里的工人、农民与革命士兵经历过革命战争的洗礼,革命基础非常深厚。

  1927年,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反革命政变,使刚刚形成的革命运动转入低潮,中华大地陷入白色恐怖之中。广东海陆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下,进行了不屈不挠的革命斗争,于4月、9月发动两次武装起义。10月,南昌起义部队第二十四师1300余人进入海陆丰地区,整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在其帮助下,海陆丰人民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并成功夺取政权,解放了陆丰和海丰县城。11月,陆丰县和海丰县相继举行工农兵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苏维埃政府,成功地创建了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苏维埃政权”——海陆丰县苏维埃政权。

  海陆丰农村苏维埃政府的成立,踏出了中国共产党武装起义建立属于自己政权的第一步,亦增强了广州工农群众的革命信心,激励着他们在后续的广州起义中大胆进行了建立城市苏维埃政权的尝试。海陆丰地区农民群众成为支持广州起义的积极力量,他们拿出在土地革命中没收的地主财产,资助广州工人购买武器。

“变军阀的战争为民众反军阀的战争”

工人赤卫队(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在与新桂系的争斗中失利下野,于是联合粤系军阀张发奎对抗新桂系。张发奎以南下“剿共”为借口,率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自江西南下广东,欲从新桂系政治盟友李济深的手中夺取广东地盘。

  11月17日,粤桂战争爆发。国民党军阀混战,兵力频繁调动。控制了广州的张发奎为对抗桂系反扑,将军队大部调出广州,只留下教导团、警卫团、炮兵团、福军一营、保安队、新编第二师第三团等。这其中,第四军教导团、警卫团一部为共产党所掌握,是叶剑英根据党的指示,秘密准备的潜伏力量。

广州起义总指挥部

  中共广东省委决定趁此机会“变军阀的战争为民众反军阀的战争”,成立革命军事委员会组织发动广州起义,省委书记张太雷任委员长。11月28日,革命军事委员会公开发表了《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员会号召暴动宣言》,以共产党的旗帜号召用群众革命及苏维埃政权反对帝国主义军阀及资本家,打倒李济琛、张发奎,为广州苏维埃而战争,变军阀的战争为工农兵革命胜利的战争。

  12月6日,中共广东省委在张太雷的主持下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于12月12日举行广州起义。会议讨论了起义的具体安排与军事部署,随后成立起义军总指挥部,由叶挺任总指挥,叶剑英任副总指挥。在起义前夕,因为汪精卫和张发奎对起义的计划有所察觉,起义时间提前到11日凌晨。

中国第一个城市苏维埃政权建立

广州起义油画;作者:何孔德、郑洪流

  12月11日凌晨3点30分,三声炮响,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广州起义爆发。在张太雷、叶挺、叶剑英、周文雍等领导下,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教导团(广州起义的主要武装力量,约一千人)、警卫团一部、黄埔军校特务营和工人赤卫队组成的起义军共6000余人,系上红领带,举起镰刀斧头的红旗,高呼“打倒张发奎!打倒李济琛!苏维埃万岁!”,分数路向广州市各要点发起突然袭击。

  与此同时,广州市郊芳村、西村等地的农民约2万人举行起义,一部进入市区配合起义军的行动。

广州苏维埃政府旧址

  6时,起义军已占领了珠江北岸大部分地区。省会公安局屋顶上竖起了绣着锤头镰刀的红旗,大门口悬挂着“广州苏维埃政府”的横额。这是东方民族解放运动中建立的第一个城市苏维埃政权,被誉为“东方的巴黎公社”。

  清晨,苏维埃政府在这里举行首次会议,通过了苏维埃政府政纲和苏维埃政府领导人名单,颁布了《广州苏维埃政府告民众书》、《广州苏维埃宣言》等一系列重要文件,成立了工农红军,这是中国人民军队历史上,首次打出“红军”的称号。总司令叶挺,副总司令叶剑英,参谋长徐光英。

  广州苏维埃政府在颁布的政纲中宣布:“8小时工作,增加工资,工人监督工厂,政府抚恤失业工人,恢复罢工工人原有利益;没收一切土地给农民、士兵;增加一切雇员薪金,军饷每月20元;消灭军阀战争,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联合苏俄,反对帝国主义。”

  广州市工人、农民和市民欢欣鼓舞,热烈拥护革命政府,积极参加起义。

化“惊雷”见“曙光” 共产党战士无畏牺牲

张太雷

  起义第一天的胜利并没有改变敌强我弱的局面,紧接着,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就以数十倍于起义部队的兵力,在英、美海军的协助下,从四面八方涌向广州,压向苏维埃政府。12月12日,形势急转直下,敌军攻占了起义军的重要阵地,并分兵直扑起义军总指挥部。广州起义的主要领导人张太雷,在乘车赶赴前线指挥战斗的途中遭到敌人伏击,身中三弹倒在插着红旗的敞篷汽车中,壮烈牺牲,年仅29岁。

  张太雷原名张曾让,因立志化作“惊雷”,冲散阴霾,改造旧社会,后将名字改为张太雷以铭志,他为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成为中共历史上第一个牺牲在战斗第一线的中央委员和政治局成员。临终前,他还在向战友们嘱托:“要和敌人战斗到底,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游曦

  无数革命女战士也英勇战斗在广州起义的第一线。19岁的教导团女兵班班长游曦,带领全班女战士到珠江北岸长堤阻击国民党军队,与数倍的敌人反复搏斗,死战不退,“宁愿流尽一滴血,也要保卫苏维埃政权”。女兵班除一位派回总指挥部联系的战士之外,全部壮烈牺牲。

  游曦原名游传玉,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是黄埔军校首批女学员。在学习马克思主义著作,走上革命道路时,她改名为曦,意为“看见了曙光”。12月13日,子弹打光,刺刀残刃,阵地上仅剩几个负伤的同志,她们仍在战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游曦仍指着绣着斧头镰刀的红旗高喊:“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就要高举这面红旗,与敌人拼到底。”

  12月14日,广州起义在帝国主义和各派反革命力量的联合进攻下,寡不敌众,终告失败。国民党军队夺回广州后,对起义军民进行了血腥大屠杀。在14日至19日的五天中,5700多位革命群众和革命士兵惨遭杀害,广州街头忠骸遍地,血流成河。但无数共产党员战士无畏牺牲,愿化作“惊雷”,让中华大地重见“曙光”,他们舍生忘死,前仆后继,成为白色恐怖无法扑灭革命的火种。

周文雍和陈铁军

  起义失败后,广州起义的领导人周文雍,带领一支赤卫队奋死杀出一条血路撤离。然而,在将撤离同志安置在香港后,仅隔一个月,他就又再次回到广州重建党的机关。1928年1月27日,由于叛徒出卖,周文雍与革命伴侣陈铁军同时被捕,两人历经酷刑,也决不叛党,在狱中写下遗言“头可断,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灭。壮士头颅为党落,好汉身躯为群裂。”

  周文雍和陈铁军因准备广州起义而结缘,原本为伪装身份而假扮夫妻的两个人,在工作中渐生情愫,但一直未曾表白。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将埋藏在心底的爱情公之于众,在敌人的刑场上举行了革命者婚礼,“就让国民党刽子手的枪声,作为我们结婚的礼炮吧!”时年,周文雍23岁,陈铁军24岁,两个坚定的共产党战士携手赴死,慷慨就义。

广州起义后中国革命的道路转向农村

广州起义烈士陵园

  由中共中央直接组织的三大起义中,广州起义是唯一由共产国际直接参与决策,并寄予厚望的。这也使其在学习苏联通过城市暴动夺取政权的成功经验时,更受脱离中国革命实际的“左”倾盲动错误的影响。

  在起义爆发的当天,12月11日晚,指挥部开会研究战斗部署。叶挺分析起义军经过整天战斗已从攻势转入守势,正朝着不利的形势发展,主张采取措施撤出广州,转向农村,但遭到共产国际代表的反对,说搞暴动只能前进不许后退,批评叶挺的主张是想当土匪。

  事实证明,未能及时做出撤退的决定,致使起义部队损失惨重。中国工农群众和共产党人在广州起义中的英勇斗争及被残酷镇压的现实,提供了直观震撼的典型,使得越来越多的中共党员和共产国际在华的代表,对敌强我弱的形势有了比较冷静的认识。中共在系统总结广州起义意义与失败教训的过程中,深化了对中国革命问题的认识,对正确判断中国革命形势,选择适合中国实际的革命道路,产生了直接的推动作用。

  广州起义失败了,但革命的星火并没有熄灭,撤出广州的起义武装分别向东江、北江和广西左右江三个方向转向农村。其中,起义军主力一千多人在花县改编为工农红军第四军,奔赴海陆丰,开展海陆丰革命根据地斗争;部分起义者转移到广西,参加了左、右江起义。另一部分革命武装二百余人,前往韶关与南昌起义军汇合,在朱德的带领下,上了井冈山。

  广州起义开辟了中国苏维埃革命运动的新阶段,从此,中国革命逐渐进入以深入开展土地革命为中心的新阶段。广州起义和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一起,成为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和创建人民军队的伟大开端。三大起义作为一个整体,在华中和华南的辽阔大地上掀起声势浩大的革命风暴,沉重打击了中外反动派的反动气焰,极大地鼓舞了广大工农群众的革命斗志,广泛播撒了革命的火种,使土地革命的口号和工农兵苏维埃的旗帜深入人心。

 

  综合整理自: 新华社、央视网、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中国军网、中国青年网、广州日报、广州市政协门户网站、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官网等